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富方法论 > 大闸蟹的基本面分析

大闸蟹的基本面分析

  文/时光交易者
 
  大闸蟹又称中华绒螯蟹,据称以阳澄湖的最为好吃。现在大闸蟹也基本上被赋予了食物、美食、礼品等几层意义,估值飞升。今年阳澄湖还没开湖,我家小区的电梯里三面墙上都已经挂上了号称是阳澄湖大闸蟹的礼券广告,每券几百元不等,看着非常的华美。
 
  每天坐电梯的时候,我都仔细端详这三面台的广告。其中有一帧特别有趣,一家祖孙三代团聚,桌上一摞大闸蟹,但只有小朋友捏着一只蟹腿在啃。要么是这家的贵客还没到,要么就是这个设计师实在是太没有生活积累,反正不管是那种情况,我都替广告里面这一家人着急。
 
  自从大闸蟹封神入圣,我每到秋天就特别想念当年在香港和广州吃螃蟹的日子。
 
  在香港第一次找到普通人买东西的街市菜场,跟鱼档老板买大闸蟹。价格真是不贵,就不会看是不是活的。我问老板大闸蟹是活的吗,老板就敲敲大闸蟹的壳。再问,还是不说话只敲壳。现在知道了,其实看看螃蟹眼珠是不是会动就可以,但当时我以为老板生气了,只好赶紧递上钱去买了一只。
 
  回到家,给蒸锅加好水,准备蒸螃蟹。横看竖看,还是觉得这蟹缺乏生气,买了死蟹的预感挥之不去。为求安心,我找了把剪刀剪断了草绳。我把螃蟹放出来了!
 
  这只巴掌大的绒螯蟹在厨房疯狂横行,我紧紧关上厨房门,在门外做思想斗争。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到最后,还是在吃货精神的激励下,我用目光定位了两个锅盖和大螃蟹,冲进厨房,抄起锅盖,把螃蟹按住地上夹起来,扔进蒸锅里。
 
  开火!我天,没有绑绳的大闸蟹在猛烈的挣扎,用板砖压住锅盖最合理,然而并没有板砖。我从屋里搜出一本中国银行的招股书,这招股书体量到质量都跟砖头有的一比,妥妥压住锅盖。感谢中国银行和香港交易所,我终于吃上了自己料理的第一只大闸蟹。
 
  在广州吃蟹,就是一种进入了共产主义的感觉。直接报数,一只两只三只,统计好从菜场买来蒸上,不用担心太贵也不要求厨艺,蒸熟之后大快朵颐。吃的快的,可以真诚的望向同事,然后就喜提到第四只大闸蟹,嘿嘿嘿。
 
  那时候粤港一带菜场的大闸蟹,都不标榜产自“阳澄湖”,但个头大,味道也鲜美。到了季节多吃几只,就好像用账面净值买入一只没有啥概念的普通股票,吃着每年4%的分红,心安理得。
 
  倒是各种标榜“阳澄湖”前缀的大闸蟹,一个个都非常可疑。我水平低不懂分辨正宗阳澄湖大闸蟹的真伪,甚至连江浙一带的螃蟹到底有什么独特的滋味也说不出个一二。但有一条,用粤港菜场的大闸蟹做benchmark,很多“阳澄湖”大闸蟹都还不能达标,这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就好比一只股票,估值高就趁机多增发,筹码不够就从其他池塘里面抓来凑。每当看见国外有些水域大闸蟹成灾的报道,吃货们都表示要通过旅游移民等方式让“两个市场互联互通”,达到为国争光为民除害的目的,这种套利的心情,我真的是非常理解的。
推荐 18